今曾与共

我跟你讲个故事,明天早上起来看。

少年每天都会到山脚的破庙里去拜一拜菩萨。祈求菩萨保佑自己能够找到奶奶痊愈的灵药。为了给奶奶治病,他日复一日,坚持采药,从不曾有过一句怨言。

又是一天。。。。少年来到了一片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岩壁上的缝隙,一颗散落着点点星光的植物随风飘曳,少年面露喜色,急忙攀上岩壁,小心翼翼的将植物摘下。少年拿着灵草。与手中书籍上的绘图比较,脸上喜色愈来愈盛,他畅快的大笑三声,把灵草装进包裹,跑着进了最近的集市。用晚饭钱,卖了一些水果。

破庙里。。。。少年把水果摆放在菩萨的面前,少年大声说道,多谢菩萨,我终于摘到灵草,小子无以为报,只能供些水果。他虔诚的拜了拜。。。然后走出了破庙。。

庙门前。。。
哈~~我他妈盯了你好多天了~~。。山贼拦住了少年了去路,拍了拍侧身的刀柄,把你手里的包裹给我,兴许老子还能考虑留你一条小命。。
少年退后几步,抱紧了包裹,,寺庙周围你也敢行凶作恶?
寺庙???山贼不屑的说道,你还真当这世界上有菩萨呢??
怎么没有。~~ 少年指了指山贼背后,大声喊道,你看那是什么。
山贼一愣。。急忙转身,他本以为会看到什么东西,然而他的背后空空如也,仍是刚刚一片竹林。再回头时,少年已抱着包裹跑远了。
草你妈居然把老子给骗了~~ 山贼,狠狠的吐了口痰。  抽出刀叫上人追向少年。刚跑出三四米。山贼只觉得脚下一滑,仰面滑倒,他眼睁睁的看着少年跑远。懊恼地捡起脚边不知何时出现的香蕉皮,气的怒吼一声,接着又有一块香蕉皮不知从哪里飞来,落在了他的头顶。

破旧的寺庙中。。原本立着佛像的地方,有一个和尚,嘿嘿笑着咬了一口手中的桃子。。

国歌,总是能唤起我心中原始又纯真的信仰。

事情往往是这样,在一连串冗长的、乏味的仪式中,你的人生完成了转变。

一个孤独的灵魂 中空的灵魂 由底部突然腾升起一缕乐声和情思 心脏周围的肌肉 周身的筋骨 便也随之惊异不已 无法动弹

大家都想极力留下什么,在现在这个尚且觉得青春永不会逝去的年纪,仿佛若不是这样,就要与这一刻永远地失之交臂。是的,只有大学不能重来,朋友会陪你走向未来。

我们一起听陈绮贞,看陈绮贞的太阳的时候,还是那个人人都会在电视机前看音乐MTV台的时候。看陈老师穿着她的白裙子在日出的海滩上蹁跹,摄像机切到她背着光兴奋的笑脸,我想你。依然想你。

历险一日

这一切源于也将最终归于 生活的欲望

命运转向,我站在椰子路口。

我..当我把手伸向键盘,我要说的话就像一丛春天新生的鱼仔一样,四散逃走。幼时的我站在外婆家门口河水浅浅没过一层的码头上,盯着自己开始泡得有点泛白的脚趾,测量胡乱卷起来的裤腿与水面之间的距离,等待鱼群再次靠近。现在我向后张开手臂。

当我站在人行道这边,等待红灯变绿,向前走,大楼在我眼角倒退。用来自习的大楼,用来洗澡的大楼,用来睡觉的大楼,用来吃饭的大楼。来来往往的陌生人,陌生人的信念和陌生人在做的事。
我知道,这里可以是我的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