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曾与共

历险一日

这一切源于也将最终归于 生活的欲望

命运转向,我站在椰子路口。

我..当我把手伸向键盘,我要说的话就像一丛春天新生的鱼仔一样,四散逃走。幼时的我站在外婆家门口河水浅浅没过一层的码头上,盯着自己开始泡得有点泛白的脚趾,测量胡乱卷起来的裤腿与水面之间的距离,等待鱼群再次靠近。现在我向后张开手臂。

当我站在人行道这边,等待红灯变绿,向前走,大楼在我眼角倒退。用来自习的大楼,用来洗澡的大楼,用来睡觉的大楼,用来吃饭的大楼。来来往往的陌生人,陌生人的信念和陌生人在做的事。
我知道,这里可以是我的乐园。

人的复杂性在于缺乏一种持久的乐观 热情 善意 和公正

与日俱增的是 长久遗忘的锈与垢 在一些弯曲角落  混合着曾经折射过阳光而异常灿烂的结晶 和日益浑浊加深变厚的污迹 这个包裹和侵蚀不断进行的过程 我称之为成人

2/11

睡在小侄女身旁 她闹了一天 累了 很快进入梦乡 借着从窗帘透进来的光  肉嘟嘟的脸上显出一层柔和的阴影 小巧的耳朵 小狗一样的鼻子 从胸腔传出相较于同龄孩子显然有些粗重的呼吸 好像在告诉我 白天那个疯丫头 她的言行举止 不是出于要在大人面前表现的欲望 而是她的天性使然 现在 她决定撇下我睡了
我忍不住用手臂环住她 她那么小 那么不胜惊扰 于是我想知道 当你搂住我的时候 是否不自觉生出同样的怜爱感情
忘了介绍 这是一个临街的房间 就像那天我跟你住的新华书店那条街上的房间一样 那个房间的阳台有向四周开的开得很低的窗户 街上的霓虹 路灯光汇聚成一种安详的色彩 在窗玻璃上静静流动 玻璃储蓄着寒意 但无法向房间内的温暖空气前进一步
那夜后半夜我几乎没再睡着 听窗外一辆一辆汽车驶过 感到我们躺在一艘夜里航行的大船上 你睡得很熟 海面不寂寞
小孩在做梦 她在这个世界里用力呼吸 为她的梦汲取氧气 现在她的呼吸平静了下来 我想象 那令人怀念的 黑甜乡

临近农历2016的最后一天  随意点开张悬 远离很久 重新听到每一首曾给我安慰的歌曲 每一句让我用力思考的歌词

慢慢地想着 离开的人对我的好

我看到你们 看到你们谨小慎微的生活 我知道我做的是与你们同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