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曾与共

        “我们经过那盏路灯时,我正要告诉你另一件事,萨尔,可是现在我有一个新的念头,我们走到下一盏路灯时,我再讲刚才的事好吗?”我当然同意。我们习惯于旅行,非走遍整个长岛不可,但是到了尽头,没有陆地了,只有大西洋,我们只能走到这儿。我们握手,答应永远做朋友。

评论

热度(3)